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魔王大人很煩惱 > 第二十四章 黑色記憶:我討厭悲劇的結局 中下
    筆趣閣 www.4677930.live最快更新魔王大人很煩惱最新章節。

    “克拉曼,阿朗姆,還有宗政平安名字嗎?到底,到底又哪個是我的名字!”

    “都是我的名字!都是我不是啊,我的名字,我的名字”

    “呼哈!”

    少年長呼一口氣,想要把腦仁炸裂的疼痛吐出去,猛然的冷靜下來,有意識的翻看了看自己的半透明的手掌和身體,終于是確定了下來了啊,開口自顧自的對自己說道。

    “宗政平安,這才是我的名字,這才是我的記憶!”

    “宗政平安是我想必拉提婭大姐一定會非常擔心我的吧!魔族會不會都因為我的任性之舉陷入混亂啊,真的還是太不成熟了!”

    少年自然就是名為“無能之王”的魔王了啊。

    宗政輕握半透明的手掌,是他的靈魂,在他看來自己應該會死掉的,果然魔王這種招仇恨的職業和禍害掛鉤同級。

    隨著意識的復蘇一些被隱藏的記憶也都重新記憶起來,至于為什么會變成如今這幅靈魂出竅的鬼樣子也自是想清楚了,而令他內心煩躁的一幕幕的未來記憶也都解封,無時無刻不在摧殘著他的精神,尤其是在他以現在這幅重生一樣的模樣,更多的記憶被解封,相比較之前的憤怒的會失去理智麻木嗎?那是不可能的,足以看出他的成熟,已經能夠承擔起魔族的重任了,反正是自己這樣跟自己解釋的。

    記憶的復蘇也叫宗政終于認識到了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該說是大膽呢,還是要說活膩了找死呢,都算不上,反倒是讓宗政覺得是得到答案的解脫之感。

    他自己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呢?

    總覺得形容有些怪怪的,不過也無所謂。

    宗政自認為自己也是個奇怪的家伙,從他的倒霉催的出生就跟個瘟神降世的倒霉蛋的體質,還默默其妙的被魔族給召喚過來當個每天都要提心吊膽的怕被自己的屬下當食物給啃了的魔王,不過能認識到莉莉雅,認識到拉提婭大姐他們,能認識到大家完全不后悔就是了,反倒是能融入集體的那種被接受和承認的欣喜和惶恐失去的這種奇怪的感覺。

    他彷徨過,甚至惶恐的怕被突然冒出來的屬下給啃掉,珍惜小命不也是一種美德嗎?

    然而他的彷徨在得到他想要的力量后,他相信自己能夠建設一個自己想要的魔族,只是簡單想讓大家能笑著聚在一起每天過著開心安定的日常生活,不管怎么變咸魚的體質依舊是不忘初心,混吃等死能無憂無慮的過上種田文的日常算是他來到這個世界最終極的夢想。

    往往美好的夢想都是會被無情的打破的,套路上和動漫中的主角總是相似的,永遠都不知道在第一季動漫完結男主成功打敗boss和女主們過上讓人笑呵呵羨慕舔屏的生活后,又是會不會繼續下一個季度,總會給你找出令你自己都想不出來的各種各樣的事件和boss,說必定就要從你身邊帶走一個妹子,妹子全被弄死又不是沒有先河,只有你想不到,永遠都沒有狗蛋的操縱世界的“創世神”辦不到的。

    當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基于力量的前提下。

    “哈哈,莫名的有些佩服自己了!”

    宗政捧腹大笑,笑的讓人說不出來的揪心,不過這種狀態很快就消失了就是了。

    “從被召喚到魔族成為魔王便是命中注定的,融入魔族,魔王繼任大典,魔神殿堂,以魔神雕像為媒介連同過去和未來,深淵的無底的魔力,拼盡所有把過去和未來全部押注到一個人身上,還真是自己都為自己覺得大膽的舉動啊,嘛,自己把自己的未來交托到自己的手中,自己給自己的附加的擔子,這種話感覺簡直奇怪的要死,但是,把你們的痛苦也施加到我的身上,太卑鄙了吧,是想要來讓我刻骨銘心的記下來嗎?”

    “雖然很不爽但是我承接下來了,按照自己的意愿走被自己設下的道路才不會去完成呢,就讓我為自己,也為未來的你們重新走出一條嶄新的道路吧!”

    “是吧我的存在,不正是為了一個嶄新的未來道路鋪平填補那抹遺憾嗎?”

    宗政自顧自的說著令人不解的話語,一字一句,點點的晶瑩的光粒如一只只美麗的螢火蟲那般自宗政的體內散發,很快的晶瑩的淡藍色光粒數量陡然爆發,充斥照亮在這黑色的環境下。

    晶瑩的淡藍色光粒爆發間安靜的黑色水面宛掀起了驚濤駭浪,在突然出現的強勢的光粒幫助下,宗政所占領的六成的圓強勢的變成整個圓,嘩啦啦的漆黑鎖鏈從水面爆發,拉扯著兩尊試圖頑強抵抗的紫水晶緩緩沉入水面,淡藍色的光粒強勢攻勢下之后水面沒再掀起任何波瀾。

    徹底掌控這片漆黑的世界,淡藍的的光粒仿佛用盡了所有的力量,無規律的游蕩著,游蕩,直至回光返照似的爆發出他們最后的光彩,為了宗政照亮了這片被漆黑所統治的世界帶來了光明。

    水面以宗政為中心輻射似的變得碧藍如洗,水面上還能見到幾片天邊拂過的白云,美麗至極。

    咔嚓。

    一道童趣十足的小門憑空出現。

    門被從內推開,許久未登場的二號閃亮額鬼鬼祟祟的登場。

    只見二號見了鬼似的打開一道門的縫隙,身處在異度空間的二號比嬰兒大了一點的身材露出來半邊,一只賊兮兮的大眼睛亂撇卻是能給母性泛濫的女性十足的沖擊力。

    宗政也同樣發現了突然出現的二號,看了過去,頓時躲在門板后面的二號就是打了一個哆嗦。

    “二號?”

    宗政遲疑的發問。

    二號聽到熟悉的聲音和那個你是不是白癡的口氣才長長的舒了口氣,一改剛才膽小如鼠的狀態,一摔門大大咧咧的飄出來,一臉我才是你大爺的表情。

    二號也就是才剛飄出來沒多久,啪嘰的摔在水面上。

    場面陷入謎一樣的尷尬。

    不得不說二號的演技一流,呆萌的爬起來拍拍還沒來得及換的小恐龍睡衣,完全就是一副我就是我什么也沒干的樣子,保持了自己的霸氣形象。

    二號的喜感出場也是著實另宗政差點笑噴,壓抑的氣氛頓時煙消云散。

    宗政無良的嘲笑起二號來。

    沒過多久,兩個見面就要吵吵鬧鬧的家伙安靜下來。

    二號出乎意料的擺正那張肉乎乎的要萌翻少女的臉蛋,沒好氣的拍開笑的沒心沒肺的宗政伸過來的咸豬手,奶聲奶氣的教訓道。

    “你真就不怕死的嗎?能干出這么作死的事把禁錮給拔除,承受不住力量都炸成渣了,那是真的炸成炸了啊,呵呵,要不是你的心臟是換過的生命力頑強,哪怕是我也只能看著你靈魂徹底失去被異度空間毀滅,重新凝聚加強你知道到底有多困難嗎?”

    “這不是有你嗎!”

    宗政依舊是沒心沒肺的笑著。

    那笑容背后沒有誰比二號更清楚了,抱怨的情緒緩和下來,嘆了口氣又像是舒了口氣,沒好氣的瞥了一眼笑的跟個白癡一樣的宗政,都懶得吐槽,無奈的繼續說下去。

    “凝聚不說,你既然敢干出拔除手腕上的禁錮,就證明你一定知道了些什么,想來現在你也差不多都在解封的記憶力知道了全部,即便那個時候你可能只是一知半解,那也是能預料到拔除手腕上的禁錮會變成什么樣子吧,靈魂會徹底分離失去束縛和鏈接,陷入沉睡都是好的,沉眠無法醒來那會變成什么樣子啊,你知道嗎?兩個怪物可是對你的身體虎視眈眈吶,要不是你自身的束縛之力足夠堅挺又是有著未來的意志支持,恐怕早就被其中那一只怪物吞噬,雖然逃過了被吞噬的結局,那你無法蘇醒的話真的就要變成一個沒腦子的只知道憑借本能的怪物了!”

    “嘻哈哈,這不是醒過來了嗎,再說了二號,你這是在關心我,可以這么理解嗎?”

    宗政聽了二號的話不自覺的伸手就要去扯二號的臉蛋,實在是看上去就想扯一下試試手感啊。

    啪。

    二號一撇嘴又是不耐煩的拍開宗政的咸豬手,冷哼著撇出一個萌翻人的白眼。

    “自作多情,只不過是怕那兩只怪物跑出來毀滅世界罷了,關心你,想什么呢啊,哼哼!”

    “嗚額,二號你什么時候還覺醒了傲嬌屬性!”

    宗政正經的不像話的拍向二號的肩膀,嚴肅的眼神看的二號一愣一愣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

    “啊啊,二號啊,不是我說你啊,作為一只純正的男孩子,傲嬌什么不是很適合你啊,作為某種意義上的同一個人,這讓我感覺很羞恥的!

    “”

    二號呆萌的眨動兩顆同樣黑燦燦的大眼睛,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嘴角在一抽一抽的,為啥突然跑偏的就這樣厲害呢,這是真的挑好欺負的小孩來欺負哇,熊熊的怒火在二號的眼眸里燃燒,破壞萌屬性的拿肉乎乎的手指顫抖的指向宗政大叫道。

    “你傲嬌,你才傲嬌呢,你傲嬌,你全家都傲嬌哇,把我剛才的嚴肅還給我哇,跟你拼了。!”

    喜劇的一幕發生了,飄不起來的二號揮舞著輪盤似的沙包大的拳頭垂向宗政的小腿,做起了捶腿服務。

    直到二號玩累了癱倒在地吐著舌頭喘氣,宗政也是享受似的擺著大字躺倒。

    兩個家伙哲學氣息滿滿的欣賞著白云飄飄的蔚藍天空,說不出的和諧。

    寧靜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最終是二號耐不住性子,率先開口。

    二號學著宗政擺成一個大字,小眉頭皺緊,像是要把黑黑眉毛擠在一起,一雙與天空要融為一體的眼睛用鄭重的目光看向宗政,從頭至尾鬧歸鬧,但還是要進入正題了。

    “回歸正題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宗政拿同樣反問的語氣回答。

    “正經點,我很認真,希望你也能夠認真對待!”

    “我!”

    宗政想再皮一下的,但是看到二號那皺緊的小表情的時候就知道沒機會了。

    “你是說那兩尊超大號的紫水晶,很漂亮的!”

    “你知道我在說什么!”

    “額,是是,那里面的兩個家伙啊,說實話,我剛確認他們的存在是難以接受的,不過轉眼一想其實也沒什么,說到底不都是我自己嗎。一個克拉曼,一個阿朗姆,一個陽面,一個陰面,有兩個強大的人格,就跟主角危機關頭爆種似的,不是很帥的嗎?”

    “腦子果然異于常人,怕不是要被其他后補魔神滅成渣!

    “呵呵,就當做你是在夸我了!

    “呵呵噠!”

    二號撇嘴不屑。

    “哈哈!”

    宗政尷尬的笑了笑,摩挲著下巴,呢喃道。

    “后補魔神,很有意思啊,我這個沒了雙子的后補魔神該怎么算呢?”

    就是魔神沒錯,當然不是真正的魔神就是了。

    字面意思,后補魔神,一些擁有成為魔神資格的人擁有的稱號。

    眾所周知的魔神已經隕落,早就有提過世界之中神是真正存在的,而為了維持神位的平衡,隕落的神位會根據神位的地位和高度分散出不等的神位爭奪資格,像是魔神這等屬于在神中也是地位斐然的神位,能夠得到神位許可的人自然也是少之又少,但也絕對不可能為零。

    自然神的存在想要死亡是難以用正常人的思維去思考的,神的存在本就是一種另類的存在,更別提一個至高神位的魔神的神位空缺了。

    至于魔神的隕落誰也說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神位認可獲得資格競爭的魔神后補有多少人也無從得知,神秘的神位爭斗是怎樣進行的更加無人知曉了,因為知道的人都死掉了,成為魔神的人也不會說出來。

    而被授予神位爭奪資格的人,那就是魔神后補了。

    宗政雖說有著關于神位爭奪的一些記憶,可不管怎么想都無法記得具體,如果不是怕被神注意自我封禁就是已經被神發覺抹除,更傾向于自我封禁,只要知道神位爭奪還在很久的很久以后就夠了。

    值得一提的是,宗政后補魔神的稱號是“雙子魔神”,雖然不同字面意思是兩個人,但是擁有了自己的陰面和陽面的兩種人格,又是讓他自己作死的解除了靈魂束縛,真的可就成了三子,還是雙子魔神更好聽些。

    。

    起閱中文網(www.qyzww.com)為您提供魔王大人很煩惱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筆趣閣 www.4677930.live最快更新魔王大人很煩惱最新章節。
竞彩足球奖金计算器 在线股票行情查询 股票资金配置? 股票价格下跌 2015年股市五月 今日股票推荐股 股票微信交流群二维 股票软件排行 今天的股票大盘 涨停*股票 每种股票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