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抗日之暴力軍團 > 第2787章 得意的一伙兒人
    筆趣閣 www.4677930.live最快更新抗日之暴力軍團最新章節。

    馮春秋帶著人在堅壁鎮外圍做好了伏擊,一來是怕鬼子真的打進來,二來就是要密切的監視鬼子的一舉一動。

    堅壁鎮外頭的林子對于很多人來說,確實是一個障礙,因為了有了這片林子的存在,堅壁鎮似乎就是世外桃源一般,另一方面,對于進攻的鬼子來說,急需打開這個缺口,一旦這個缺口打開,即便是拿不下夾河鎮,堅壁鎮外頭這里的地方,絕對會成急需成為鬼子的占領地,那么他們從后方繞過去,也能夠到達南鄉,然后,八路軍就危機了!

    這也正是蔣英的想法。

    小板正雄在林子外頭搭建起來簡易的帳篷,看著汽油全部撒過去,高興起來,一旦火起來,這片林子就會化作烏有,然后威逼堅壁鎮的守軍,到時候那可真的就是事半功倍的事兒。

    想到這兒的小板正雄把這個機會給了稻垣安正。

    而稻垣安正也沒有想到這樣的好事兒竟然會這么輕松的到了他的頭上,“小板正雄少佐,請你放心,我們山邊師團,絕對會成為一把利刃,在河西之地順利的拿下一個口子,為帝國的事業加上最后的一個籌碼!”

    “很好,拿我就放心了,我在這里擺上美酒,當大火燒起來,你就可以來了,一起喝完酒,再一舉拿下堅壁鎮,你也聽說了,夾河鎮的八路軍已經把東井枯的三分之一的部隊打散了,這是我們的機會,也是山邊大佐的機會!”小板正雄說道。

    “哈衣!”說完,稻垣安正就帶著人去了。

    汽油味很重,由于林子茂密,這股味道一時也冒不走。

    他舉起手,高島戶川手下拿著好多個火把,雖然是白天,但是看著依然讓人害怕。

    “哈哈哈哈,八路軍完蛋了,一把火要是能夠把堅壁鎮燒沒了,你我可都是大功一件!”稻垣安正說完,手一方放,“點火!”

    他的一聲大吼,好多個火把直接朝著林子扔了過去!

    有了汽油的助攻,一下子,火苗攛掇的很高,冒著濃煙,火勢扶搖而上。

    這讓稻垣安正不得不后退兩步,看著火勢漸起,他笑著說道,“高島戶川大隊長,這里就交給你了,這片林子,少說也會堅持兩天!”

    “稻垣安正大隊長,請你放心,我會親自觀察!”高島戶川說道。

    “好,這里交給你,我回去了,小板正雄少佐,還等著我喝酒呢!”說完,稻垣安正轉身便離開了!

    離開之后,他還不忘扭頭看著,大火攛掇著,似乎像是要一口氣把這里的一切吞噬,霸道!

    不得不霸道,為了帝國的事業,霸道一點那又能如何?

    帳篷之內的小板正雄已經喝了兩倍,倭國的清酒一直是他們最喜歡的東西,這個東西雖然常見,可是在戰爭狀態下想要喝上清酒,那也不容易,而他小板正雄也正好有這個機會在沈城購置了一些。

    酒香在帳篷中彌漫,小板正雄吃著燒雞,合著小酒,高興的似乎已經把堅壁鎮那下來一樣!

    “報告,稻垣安正大隊長來了!”

    “看來,起火了,不錯,不錯,讓他進來!”小板正雄說道。

    當稻垣安正進來,小板正雄直接讓他跪坐在一邊,然后親自給他到了一杯酒,“拿下堅壁鎮,看來就在此一舉,他們所有人都不要有什么僥幸的心里了,直接投降是最好的選擇!”

    “少佐閣下,您說的對,堅壁鎮的八路軍如果不投降,那就只能往南邊撤退殊死搏斗,這樣一來,強弩之末的八路軍就更加是我們皇軍的俘虜了!”

    稻垣安正也很高興,這真的是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堅壁鎮!

    此時的大風正好往南吹,火勢也一直往南攛掇。

    它像是一條火龍,匯聚了很多的小小的火勢,成為了一條巨龍,它盤繞在林子中,那饒紹的軀體點燃了周邊的樹木,發出“呼呼”的聲音。

    這些聲音更加的發出脆響,“咯吱,咯噔!啪啪……”

    高島戶川坐在原地看著這火勢一直往南走,“果不出所料,這林子完了!所有的一切,也都要結束了,八路軍占領的這些地方,也終究是我們的地盤,寧可雞犬不留,也不能讓八路軍染指!”

    松山石柱也點著頭,“大隊長說的沒錯,八路軍完了!依我看,這么龐大的火勢,明天也會依然繼續,到時候,只要等到林子成了焦土,我們就可以發動攻擊了!”

    “松山石柱小隊長,你想打這個頭陣嗎?”高島戶川問道!

    “當然,為帝國盡忠,是我一輩子的夙愿,還請高島戶川大隊長成全!”松山石柱說道。

    “好,這個機會你要把握住,可要等到大火滅亡的那一刻中,你就要帶著人炮轟堅壁鎮,讓堅壁鎮徹底成為一座死鎮,我不需要要任何老百姓,任何的生命在那里,你盡管的屠殺那里所有人就行!“高島戶川笑著看著松山石柱,很明顯,他已經認為即便是有人駐守,里面的八路軍也只剩下最后一口氣了!

    “這么說,高島戶川隊長,你是讓我打這個頭陣了是嗎?”松山石柱高興的合不攏嘴。

    “怎么?你不想?”

    “想,當然想了!感謝高島戶川大隊長把這個任務交給我,我也一定不辜負大隊長對最后局勢的預判,在下,一定要竭盡所能,拿下堅壁鎮!”松山石柱說道。

    “好!不錯,有這樣的想法真的很好,只不過,你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整軍備武,在大火消失的那一刻中,就要沖進去!”高島戶川說道。

    “哈衣!”松山石柱高興起來!

    “既然少佐閣下在喝酒,你我也不要閑著了,來,坐下,我這里有一壺酒,雖然不是清酒,可是,也同樣是純正的美酒,戰士,就要喝這樣的烈酒!”

    說完,高島戶川拿出酒壺,直接遞給了松山石柱。松山石柱拿起酒壺就就這酒壺口“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幾口!

    林子。

    在林子的盡頭有著馮春秋的駐守,還沒有感受到火焰,可是,那股濃煙就冒了過來!

    “狗日的,果然要燒林子,這味道怕是已經點燃了林子了!“馮春秋說道。

    “連長,那怎么辦,要不,我們趕緊撤退吧?”

    “撤退?”馮春秋嗤之以鼻,“火焰還沒有過來,這濃煙卻過來了,說明上次下的大雨,已然讓這里的樹木有了生命,這可是濕柴,想要點燃怕是不容易!只是,這嗆人的煙味讓人受不了!”

    這時候,一個戰士跑了過來,“連長,連長!“

    “怎么了?有什么情報?”馮春秋趕緊問道!

    “連長,鬼子果然點火了,汽油那是真的放的多,你看看!”

    說完,這戰士就讓他們看著他的手上,臉上!

    這手上,臉上全是黑,他抱怨的說道,“這全是拜這汽油所賜!”

    “說正經的!”馮春秋說道。

    “連長,大火過來了,剛才若不是我跑得快,怕是被大火就給吃了!”那戰士說道。

    “呵呵!”馮春秋冷笑一聲,“這鬼子果然是想要把咱們趕盡殺絕,不過,咱們也不要說其他的廢話了,現在開始,既然有大火,咱們也滅不了火,傳我的命令,現在讓戰士們挖幾條地道,在上面咱們不能作戰,那就到地底下作戰!”

    “連長,這可是一個大工程!”一個排長說道。

    “呵呵,鬼子也是大手筆要咱們的命,堅壁鎮有營長親自鎮守,我們現在就必須守住外頭,就怕守不住,到時候堅壁鎮也守不住,這樣一來,堅壁鎮丟了,團長的命令咱們就完不成了,總得想辦法,好在前些日子下了一場雨,這土都松軟了,挖起來也不費勁兒,想要活命,聽我的!一連所有人都給我挖幾條相互聯通的地道,最好挖到堅壁鎮里面去一條,兩天時間,必須完成!”馮春秋下了死命令。

    所有人也都必須遵守,這就是八路軍的指揮能力!

    這事兒傳到了劉集的耳中,他覺得這是一個可行的辦法,大火是可以把林子燒了,可是堅壁鎮也算是有城墻的鎮子,想要大火把鎮子燒了,還是有些困難的,莫不如給鬼子派出一直奇兵,讓鬼子嘗嘗八路軍的厲害,想到這兒,劉集就趕緊下令,讓二連出了鎮子協助馮春秋去挖地道,讓三連在鎮子里面挖出最少三條通往鎮子外頭的通路。

    四連負責守著鎮子,這樣一來,所有人都付出了行動。

    堅壁鎮的老百姓看到八路軍的行動,也都加入了進來,一下子,幾千號人同時進行挖地道了,想要勝利,和鬼子硬拼,絕對不是上策,消滅鬼子的有生力量這才是重中之重!

    此時的外面的林子正發生著不可思議的一幕。

    那種奇特的樹木遇見了大火,樹葉迅速的攣起來,葉子擠出一滴滴的水保護著一片片樹葉,而樹干此時似乎是大汗淋漓滲出汗珠。保護著大樹本身。

    即便是有些樹葉經不住大火的攻勢,徹底的掉落,可是,還有很多樹葉一片片的圍在一起,用不多的水分抗衡著這大火。

    一棵樹,兩棵樹,三棵樹,好多樹木全部都是如此,它們形成了一條圍堵火勢的大樹,讓大火一時半會兒燒不過來。

    那大火遇到瓶頸,只能想著東西兩邊燃燒!很快的,有些枯樹枝被燒著,朝著東西兩邊就燒過去了。

    這可是一種奇觀啊,還從來沒有什么大樹能夠有這樣的本事呢!

    不過,這樣的效果持續的時間也并不長,持續了幾個小時之后,一顆特殊的樹木經受不住烈火的烤制,終于是水盡,樹葉被烤干了,也是一片片落下,可是,這林子中可不是只有這樣一兩棵樹,而是有很多,數十,數百棵這樣的數!

    他們似乎是手拉手共同抗拒著火焰的進攻,用它們的身體驅趕著大火!

    北風,吹過來,遇到抵抗,朝著東西兩邊去了,雖然向南進攻受到阻礙,可是,東西兩邊普通的樹木可就遭殃了。

    動物們遇到了大火,逃也似的朝著更遠的林子去了!

    第二天,火勢依然不減,可是,在所有戰士和老百姓的助力下,這地道竟然已經挖出了兩條,這兩條地道從鎮子里面直接傳入到了鎮子外面,而出口,已經設置了好幾個!

    看著自己的成果,馮春秋更加堅信,只要有了大家的共同努力,打敗鬼子不在話下了。整個連隊分成了三批,每個連隊那都是沒日沒夜的進行著挖掘的工作!

    “同志們,我們離最后的勝利沒有多遠了,大家再堅持一下,我們就能夠徹底的征服火焰,征服鬼子,以后,我們祖祖輩輩把鬼子踩在腳下,讓我們徹底成為他們的噩夢!瘪T春秋給大家激勵士氣。

    戰士們這一天也感受到了,確實是,在上面有難聞的煙味,可是在下面卻沒有,煙是要往上冒的,他們在下面怎么可能聞得到?讓他們驚喜的是,有一個排在挖地道的時候,竟然挖出了一口井,這意味著他們在下面埋伏,也不缺淡水了。

    這可是一件好事兒,如果有了大火,這水井也可以用來澆滅大火!

    這真是一個好消息,馮春秋聽說了,高興的說道,“看到了沒有,老天爺都在幫助我們,如果我們這次輸了,那可真的對不起老天爺呀!同志們,再加把勁兒,到了明天,我們就可以對鬼子再一次殲滅,讓他們明白,我們可不是好惹的!”

    “是!”

    所有的戰士們喊完,繼續挖起來地道,林子深,樹木高大,挖掘的時候,不知道碰觸到了多少的樹根。

    這些困難比起來被鬼子圍攻,這顯然就是一個很好的辦法啊。

    很快的,一條條地道挖掘開來,甚至有些地道都已經穿到了最遠處的林子,有些地道挖通了整個堅壁鎮,到達了山上。這是一個不小的成就,他們進可攻,退可守,儼然這里已經成為了最主要的一條防線了!

    第二天的時候,地道已經徹底的挖掘好了,為了更好的攻擊鬼子,地道進行了最后的修繕,好多個口子被樹木和落葉遮擋住,形成了隱蔽的空間,他們可以在暗處殺鬼子,在距離堅壁鎮有五十米的地方,馮春秋特有的安排了兩挺重機槍,只要鬼子敢怎么打堅壁鎮,就要讓他們付出燦烈的代價!

    看到地道挖好,劉集也是很高興,讓大家伙把堅壁鎮的地道掩藏好,然后就讓老百姓往漢侯鄉去了,他也不敢保證能否守住這里,只要老百姓不在這里,他們就可以放開了和鬼子打仗了。

    看到這兒,劉集讓人去給林中虎去了消息,說是他們已經做好了最后的部署,就等著鬼子來了和他們打一仗,而林中虎接到消息之后,點著頭,“不錯,不錯,沒想到,劉集有這樣的能耐!”說完,他把明子叫進來。

    明子一進來,就趕緊問道,“大哥,這是要和鬼子打仗了嗎?”

    “是的,不過,我們不輕易出手,明子,你現在帶著我的親兵,去支援!”林中虎說道。

    “什么?”明子驚訝的問道,“大哥,這親兵可是包圍你安全的,這兩百人都是戰斗力極強的,現在派他們過去,怕是……大材小用!”

    “恩?”林中虎皺起眉頭,“怎么?我的親兵只能包圍我?不能殺敵?再說了,按照八路軍的意思,這兩百人可不能叫做親兵了,應該叫做警衛連,警衛連上陣殺敵,我倒要看就看他們的名號是不是吹出來的!”

    “大哥,要是真的打鬼子,讓我這二十騎過去不是更好嗎?這警衛連就不要動了,行嗎?”

    明子看著林中虎問道。

    “明子,你的二十騎不是現在用的,現在也不能讓李衡他們去,我們的行蹤也不宜暴露的過早,這也是旅部的意思,但是,我的警衛連就不一樣了,人數不多,放過去,打一下鬼子,也能夠鍛煉一下他們,現在堅壁鎮外頭的林子被大火燒了,我想,最遲在明天,鬼子就會來攻打了,這樣的危機時刻,我們再不出手,我擔心堅壁鎮的安危,雖然他劉集沒有和求援,可是,我明白,他這就是求援的意思,我派的人多了,被鬼子發現不好,如果派的你的二十騎,也不是旅部的意思,所以,警衛連最好了!我讓你暫時帶著他們,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林中虎說道。

    明子很為難,可是,很快的他就點著頭,“大哥,你說什么,我都可以,不過,你的安危怎么解決?”

    “我的安危?行了,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就讓你的二十騎在我身邊,我等你回來!”林中虎說道。

    “大哥,那行,有二十騎在,我也就放心了,不過,大哥,我們是要去哪里?”明子問道。

    “我們按照最好的方向去,一旦劉集能夠守得住堅壁鎮,鬼子絕對是要往東走然后繞過上山去打別的地方,所以,你帶著警衛連就在山上埋伏!一旦堅壁鎮危險,警衛連也能夠直接下山支援!明子,他們的性命我交給你了,鬼子的性命,你必須要多多的給我拿下!”林中虎厲色說道。

    “大哥,你放心,我明子在,就一定會保護好警衛連,再說了,警衛連的戰斗力這么強,這么久了,他們的訓練方式不都是八路軍的訓練方式嗎?他們熟悉,我也熟悉,你相信我,一相信警衛連,這一仗,我要定了,誰都別和我搶!”明子說道。

    “好,有你這句話,我放心了,去吧!”

    林中虎說道。

    “好!”

    明子轉身離開,然后就走了。

    林中虎閉著眼睛,想著這場戰斗最壞的結果!

    最壞的結果,也無非是沒有了堅壁鎮,和漢侯鄉,他們呢依然可以和鬼子打仗,總的來說,鬼子必輸,他們必勝,這是沒有任何懸念的!

    劉集這邊他們挖完地道,劉集就讓人全部休息,除了必要的偵查員和巡邏的戰士,就要打仗了,很難說,他劉集能否守得住,這就看大家了。

    很快的一個戰士跑了過來,“營長,營長!“

    劉集看著他,“恩,怎么了,林中虎那邊什么意思?”其實劉集不是不知道,楊飛特地的給他打過電話,讓他防守堅壁鎮的時候不能求援于林中虎,至于具體什么意思,他劉集不明白,但是,劉集確實是對這一仗有些擔心,所以才讓人去探探林中虎的口風,要的人數不多,只要能來人,他劉集也就很高興了。

    劉集的緊張不無道理,若是林中虎不讓人來,他無話可說,這是奉命行事而已,如果他派人來了,那他就更加的不能讓楊飛知道了,若是讓楊飛知道了,他劉集可只有一個腦袋呀!

    “營長,我來的時候,林團長把明子叫了過去!”那戰士說道。

    “二十騎?難道林中虎要派二十騎來?”劉集疑問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隨后我看到二十騎去了林中虎所部!“那戰士又說道。

    “二十騎去了林中虎的指揮部?者不尋常!”劉集想著,突然他豁然開朗了!

    “不,他林中虎絕對會帶著人來,如果這一仗讓林中虎打,現在他都沒有動靜,只能說明林中虎的部隊有特別的安排,我現在找他求援,怕是被團長知道了,要接受處罰的!”劉集想完,然后看著那戰士,“還有沒有其他的了:?”

    “營長,二十騎在他們團部,但是,他們的警衛連有了調動!”那戰士繼續說道。

    這一下子,他劉集徹底明白了,嗨,這還用說,肯定是林中虎派遣他的警衛連來了呀,好啊,林中虎果然是有智慧的,能調動什么,他自己清楚,二十騎可不易,他的營也不可以,能夠調動的,且不被敵人發現的,也就是他們的警衛連了,林中虎,你還真的是有幾下子!

    劉集笑笑,然后看著那戰士,“行了,你下去好好休息!“

    “是!“

    起閱中文網(www.qyzww.com)為您提供抗日之暴力軍團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筆趣閣 www.4677930.live最快更新抗日之暴力軍團最新章節。
竞彩足球奖金计算器 2015股市大盘分 基金逢低加仓的技巧 股票书籍推荐 大盘指数图怎么看 北讯集团股票股吧 香港恒生指数股票行 中泰化学股票后市走 股票交流群微信二维 股票开户要多久 西部数据股票